不知明镜里

小学生。
主要自己high,不过也很喜欢和人high就是了。
如果在南极洲见到我,不要报警。

【Re零始/莱昴】接龙第三棒存文

艾米莉娅托好白瓷杯底,右手两根手指支撑杯耳,两根手指摩挲杯壁,剩下一根僵在半空中。菜月昴的那句话让她的思绪飘回三天前又生生飘回来,莱茵哈鲁特·梵·阿斯特雷亚的某种宣告——谁会说这不是宣告呢,他眼底里狰狞翻滚的漆黑就连对情爱一无所知的纯洁少女都看得清楚——在脑海里翻滚一圈,令她的面部僵硬起来。阳光正好万事皆宜,隔着茶与点心,她眼见红玫瑰与锋利的栅栏。菜月昴抱着帕克面向天空,身上沾满花与青草的气息,任谁嗅到这种充满希望的味道都不会再起什么疑心。艾米莉娅不会,蕾姆不会,莱茵哈鲁特也不会。她稍稍有了点笑意。啪,茶杯碰到瓷盘。

“不管抚摸几遍都不会厌烦啊,帕克的肉垫全世界最棒!”

“咱就勉强收下你的赞美吧。”

本体算不上温柔宠物的猫精灵吐出悠长的感叹声,翻过身子让自己更舒服一些。昴的抚摸似乎相当程度地使他得到满足。艾米莉娅走向他们,她没注意到自己的脸上挂着多么圣光普照的表情——简单来说就是充满母性关怀。注视少年的同时她甚至忘记了自己也是个孩子。菜月昴发觉她走近,猛然弹起身,帕克坐在他膝上眨眼。他的耳根红得可怕,一定在发烫。艾米莉娅想,她必须要和他说几句话了,关于他,也关于剑圣。万里无云,半精灵少女轻启薄唇,少年被心上人专注盯着,一时忘记言语。

真美好,美好的就是要被破坏的。帕克挠挠右耳,少年少女中间顿时插入新的音调。粉发女仆踏破静谧踏破玫瑰踏破好天气,提起两边裙摆端端正正朝少女行礼,在她抬头的那一刻,新的麻烦角色从她的报告里蹿出来了。

“……打扰了,艾米莉娅大人。菲尔特大人与阿斯特雷亚大人来访,正在会客厅等候。”

随着拉姆进入阴影笼罩的主馆的那一刻,艾米莉娅终于产生了不太妙的预感。她红着脸环顾四周,帕克在她肩上打哈欠。精灵摆摆手,送给她的眼神里带有三分狡黠,“顺其自然就好啦,莉亚。”艾米莉娅扯平衣服的褶皱,深呼吸,宅邸里回荡着她的脚步声。拉姆为她打开那扇并不沉重的门。

莱茵哈鲁特·梵·阿斯特雷亚——最大的缺点便是毫无缺点的男人——同三天前一样仪态完美无缺。艾米莉亚屏住呼吸,与他以相应的礼节面对面行礼。她注意到他的蓝瞳中燃烧着某种火焰,她明白那是应该交付在谁身上的目光。


――――
*群里接龙的第三棒存文,等我回忆时会发现自己在懒死之前还有过小小的爱
*无头无尾艾米莉娅专场

【Re零始/莱昴】初次见面

当隔着布料传来人体的温度时,我才稍有放松——虽说是放松,实际上只是紧攥的手指渐渐地从血肉中抽出而已,至于我拥抱他的事实则从未改变。我慢慢阖上眼,回到梦魇缠身的夜晚。星辰无光,阿斯特雷亚宅邸的长廊空旷阴暗,惨叫与嚎哭近在耳边,待睁眼时却无影无踪。我抓不住他。自成为剑圣以来我初次拥有恐惧的情绪。我看着他死去,像木偶剧开场又落幕。咯吱咯吱,我听到木制舞台被踩踏的声响,血溅在幕布上,啪、啪、啪。

我曾想过这是否为一种阴险的咒术,但是,谁会令我从未面见的人入梦,并期望借此扰乱我的身心呢?不得不说,不论事实怎样这方法都太过成功,梦魇令我贴近他,拥抱他,对龙纹剑郑重起誓。我不愿见他死去,正如我不愿见任何善人死去。

“——失礼了。初次见面,在下莱茵哈鲁特·梵·阿斯特雷亚。”

我——剑圣——终于与他相遇,尽管这对于我来说大概是第千百次自报名号。

第千百次相遇时,我没有让他离开的理由。




―――
*莱昴。OOC。
*设定是魔女的能力出了故障,而莱茵哈鲁特又是本作已出场最强所以感受到了昴的存在,但接收到的仅是其他平行世界里昴死去的cg。剑圣慢慢在梦魇里产生了奇怪的感情,这时这个世界的昴君刚刚穿越来,因此对于昴来说是初次见面。
*写不动长的了,随便写写。